没有人会知道数字货币行业在明年会出现哪些热门产品。然而,如果非要对此进行预测,则预测的最好依据是今年获得巨大收益的产品。ETH的成功为2017年的ICO之年铺路。尽管ICO泡沫破裂始于2018年年初,但相信大多数人对2017年悄然表现的交易所及量化交易公司,在2018年显示出的重要性并不惊讶。

到了2018年末,许多人对下一个币圈大事件会是什么感到困惑。市场波动趋于平缓以及数字货币价格下跌意味着交易量下降,对交易所及量化交易公司而言均属不利消息。尽管挖矿行为依然存在,但我认为即便如此,也没有人会把重新包装后的洗售交易(wash-trading)误认为是长期可持续性的发展。最具影响力人的时代(Age of Influencers)似乎也开始衰落,虽然没有明显迹象表明他们失去了2017年获得的所有的支持者或粉丝。

市场上已有伺机而动者,只是还没有过于明显的表象。可以看到的是,截至上文所述事件一年后的现在,CoinMarketCap 仍然没有在其网站囊括数字货币衍生品。如果向币圈内的大部分人咨询衍生品的交易量大小,他们会说衍生品交易量按10倍计算仍然被太过低估。当问大家熟知的衍生品交易平台时,他们也只会说出BitMEX。即便2018年变成OKEx期货合约元年,对其他衍生交易平台缺乏认知的现象尤为令人惊讶。市场亮点及暗点双双出现,如春季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持续EOS牛市,秋季有重大数字货币崩盘,而冬季有BCH/BSV的到期乱象。相关市场表现均受每日悄然交易数十亿的中国合约平台推动。同时,CoinMarketCap曾自豪宣布在最顶端的一系列挖矿交易所并不能有长远发展。

然而,部分人士预见2019年将现新秀。参照OKEx期货合约数量后,中国市场表现相对理想,而交易相关期货合约的部分量化公司表现也十分理想(我也是在此时入市)。同时,OKEx竞争对手也是如此,如火币年末推出期货合约,紧跟其后的则是币安。2019年中期,CoinMarketCap失去了它曾经的市场地位,同行开始纷纷效仿。之后整个世界开始意识到——2019年是数字货币衍生品元年。

目前,至少一部分主要交易所是期货合约交易所。 币安、火币、OKEx及Bitflyer均设有期货合约,而BitMEX、FTX、Bybit及Deribit则更专注于期货合约交易。并且这些交易所可能是全球八大具有实质交易量的交易所。在提供现货及期货合约的交易所当中,几乎每家交易所的大部分交易量都来自于期货合约交易。

现在我们身处何方?

衍生品交易在2019年的市场表现如何?

可以说,绝大部分交易量来自期货合约。期权交易也有占部分比重,并且对Deribit的成功尤显重要。然而,所有数字货币衍生品的交易大约90%来自于期货合约。我们也注意到:永续合约(简单来讲,这是一种日交易类型的期货合约,会自动延展至下一份合约,而非到期交割)逐步获得市场认可及占领部分交易量,而有到期日的期货合约(即OKEx的主要合约产品),在交易量上则呈现相对扁平趋势。

2019年也是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所开始清理其行为的一年。尽管获得成功,但2018年的衍生品市场仍是一片乱象,分摊机制尤为明显。如果交易用户通过杠杆买入高于保证金的期货合约,当合约为0时,他们会面临穿仓风险。因此交易所有责任预计交易用户何时会破产,并在其出现前强行平仓(至少在数字货币交易方面是如此操作的,而全球其他交易所为此设立清算公司)。为避免破产,交易所须强平相关账户,在到期前沽清全部合约。若交易所未能执行此操作,则当市场恶化至全数强制清仓而出现穿仓时,该账户会出现负值净额,此时则有人必须为此埋单。或许交易所为此投保,但若该情况成为常态时,则保险金可能耗尽。因此,其他用户(即未破产的用户)最终需要承担损失。这是2018年数字资产行业的下场,在分摊机制中损失了数百万美元。

除分摊机制风险外,衍生品市场也显得冗赘繁重。如果用户看空EOS合约,用户则需要首先买入现货EOS。因为这是OKEx认可的唯一可进行交易EOS的保证金方式。这就意味着,在OKEx合约,用户必须管理9个不同的保证金钱包,并且之后也需为OKEx永续合约管理另外9个钱包。

2019年,上述的多数问题已开始得到解决。我认为,这些问题能够得到解决的部分原因归功于FTX的影响力及强竞争力。过去一年,交易所一直缓慢移至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的新框架。该框架可更为密切反映金融行业的其他因素:线性、美元结算、以及无频繁触发分摊机制的交叉保证金合约。OKEx及Bybit正致力于推出交叉保证金USDT结算的合约;币安合约已开始使用USDT交叉保证金。OKEx大刀阔斧升级其风险管控,分摊比率大幅下降。

同时,部分其他衍生品交易所正扩大产品组合。FTX已新增现货市场行情、法币以及期权交易等功能;Deribit已新增ETH;而币安则正增推标的产品。而在不久,主要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所都将各自推出永续合约。

另一方面,2018年衍生品交易的两大平台全年大部分时间未有任何动静。BitMEX长时间内未有任何重大变动,而OKEx上半年静止不动,原因是他们正解决2018年产生的问题,也是期货合约交易所数量暴增的原因:两家最大交易所停滞不前为火币、Bybit、FTX及币安敞开大门,以便他们纷纷加入“衍生品交易盛宴”。

我们未来路在何方?

数字货币衍生品在2020年的前景如何?

诚然,未来会有少许变动,但我预期2020年期货合约前景不会如2019年一样出现数次变动。事实一锤定音,剩下部分大多数拭目以待各家衍生品交易所如何落实他们在2018年白皮书内的所述内容。同时,全球将会瞩目各交易所在交易量方面的一较高下。

即使出现重大变动,我认为不会是由于BTC合约。相反,大家正期待其他类别的衍生工具。尽管我认为其他标的产品的数字货币期货以及衍生品代币化也仅会昙花一现,期权尤为重要。然而,前述情况并非必然结果。与传统金融行业的类似物相比,数字货币行业存在着更具大的未被开发的潜力。

2020年的年度宠儿将落谁手?是否如2019年悄然出现?

第一种猜测是交易所整合(consolidation)。未曾获利的交易所纷纷倒闭退出场,而未曾获市场接受的代币也会步其后尘。200家假交易所获得可观的真实交易量的时代已将近告终,而可能成为下一个比特币的200种代币的时代也已终结。

第二种猜测是强调实际案例及公司收益(an emphasis on use-cases and revenue)。就像我们熟知的,用于评判一家普通公司的标准。交易所平台币在2018年及2019年表现不俗,且2020年可能持续如此。这些平台币是具有实际集成及价值的数字货币案例体现。我预期在2020年会看到更多:人们在增创用户真正需求的数字货币整合业务,之后整合成代币形式。

第三种猜测是汇款(remittances)。如果注意到现在数字货币创造何种经济价值,最明显例子是人们寻求将资金由一国家汇至另一国家。原因是他们很快意识到国际汇款工作机制是如此低效。因此,2020年可能会是法币之年。

那么,我最能预测到的2020年的商机会是什么?

我认为前景如下:出现基于数字货币的汇款/国际资金汇转业务,占据大量市场份额,其后将业务及/或业务过程代币化。



Sam Bankman-Fried